中文
  1. 中文
  2. ENGLISH
菜單

千里達專訪:謹慎跟隨共享風口 為大產能留退路

發布時間:2017-03-24 點擊數: 10028
在行業大環境不濟的情況下,眾多自行車廠商因為經營壓力大,選擇退出市場競爭。同樣在2016年,千里達這家老牌的廣州自行車廠商卻顯得很另類,國內市場營銷保持穩健,國外市場收獲大幅的增長,多樣化品牌推廣顯得野心十足。


在年初廣東自行車行業協會換屆會議上,新當選為會長的千里達董事長梁建雄先生表現出十足信心,認為真正強大的企業并不懼怕大環境的低落,強者找準自身定位后就能從容應對行業風險。
3月份美騎記者參觀千里達集團總部擴充產能后的工廠,對梁董進行了深入的專訪。在訪談中,梁董還提及了火熱的共享單車,千里達是摩拜單車的重要生產商,但是梁董認為共享單車的大訂單總有降溫的一天,企業在增加產能的同時也為自己留下有效的“退路”。

千里達

更積極探索的千里達

美騎:千里達的管理層從上年開始加入了大量的新血液,如總經理也是80后,新人的加入會給千里達這家老牌廠商帶來哪些變革?
梁董:新鮮血液對千里達最大的改變是帶來很多新的商業模式,例如互聯網+的應用,還有電子商務的嘗試。年輕人思想潮流,對新鮮事物也更敏感。
另外,千里達對年輕力量的要求也很高,大部分都來自于世界500強的巨頭,所以他們對全球化的理解比老一輩更強,促進千里達走向全球市場。順應年輕人的加入,公司也更注重規范化的管理,提高效率,持續吸收新鮮血液是企業健康發展的必經之路。
美騎:千里達2016年在產品策劃和活動推廣上都下了很大的功夫,是不是想重新塑造一個新的形象?是一個怎樣的形象?
梁董:每一個有上進心的企業都會對現狀不滿意,千里達一直在探索、嘗試新事物,2016年只是千里達努力的擴大化,根本也是企業價值提升的需求。

千里達

千里達在2016年做了一系列活動、品牌包裝,這很大程度是新團隊帶來的革新,畢竟他們想法更多,讓千里達的推廣能夠真正落在實地。有這兩個內外因,千里達2016年的宣傳推廣活動就變得順理成章了,在2017年千里達會有更大的動作,也希望獲得更顯著的效果。
千里達的品牌定位是人生第一輛休閑運動自行車的首選品牌,通俗來點說就是給騎行入門提供最適合的自行車,外觀要形象、性能要專業,有卓越的性價比。這里的入門不能簡單來說低價產品,不能給自己一個價格限制,因為自行車要兼顧外觀和性能,考慮因素眾多,關鍵看消費者需求。

千里達

美騎:千里達銷量大,且以入門運動車型為主,這給消費者一個較穩固的印象。千里達要塑造新形象,會不會在產品結構上下大工夫?
梁董:中低級產品是千里達的主力,不過近年市場對千里達中高級產品的需求有所增加了,所以接下來中高端產品數量肯定是要提升的。這同整個市場變化有一定關系,不過更多還是企業自身發展的原因。
美騎:自行車是歷史悠久的工具,基本結構至今變化不大,那么自行車是不是一個很傳統的產業?
梁董:這是毋容置疑的,不過現在自行車行業也風起云涌,前幾年隨著騎行文化推廣,市場變得火熱,還有智能單車的異軍突起,2016年共享單車的崛起也給了自行車行業一條新的路。自行車是古老的行業,但還是有很多新的商業模式,不能只是吃老本。

千里達


市場寒冬下的自行車巨頭

美騎:在廣東自行車行業協會后的群訪中,您和其他幾位老總認為龍頭不會懼怕大體環境的惡劣,訂單依然接到手軟,那么你們與其他企業相比較,優勢在哪里?
梁董:每一個公司都有自己長短處,千里達的優勢就是25年都專注在自行車這個行業,積累下豐富的生產技術和管理經驗,全球自行車的生產技術千里達都能熟練掌握。其次,千里達在團隊建設方面很注重員工關懷,為他們提供培訓、全球企業輪崗機會、家庭關懷,所以千里達的團隊較其他車廠要穩定不少,大量員工為公司服務10~20年,這保證了生產的穩定性,技工的流失讓很多工廠頭疼不已。
另一方面,新鮮血液也為千里達提供活力,自行車行業有歷史但不守舊,潮流快速變速,跟不上的企業就會經營困難。不過,強者也有強者的難處,小不代表弱,因為他們靈活、專注,找準位置可能是細分領域的隱形冠軍,一味追求強是盲目的。

千里達

美騎:市場環境不好,部分企業經營困難,行業里面就出現一些企業間的兼并行為,弱肉強食是不是爭取市場的捷徑?
梁董:兼并是一種手段,不是目的,更多是出于資本配置,也就是投資功能。僅憑兼并可以獲得更強的生產能力是偽命題,因為涉及到整合問題,并非說經濟環境不好,趁著價值低谷收購企業就能獲得成功,沒有合理的策略,1+1都不能等于2。所以,在自行車行業中,兼并并不普遍。
美騎:梁董您說過說中國大陸的自行車企業依然在向臺灣企業學習,不過臺灣企業卻是受此輪寒潮沖擊最大的團隊,目前兩岸自行車企業實力比較是怎樣的?
梁董:在生產技術和管理體系方面,臺灣企業都比大部分的大陸車廠要優秀,這毋容置疑。大陸企業向臺灣學習過程中,關鍵也是這兩方面。不過,臺灣企業歷史長,對新事物探索方面顯得相對保守。大陸企業因為生存在夾縫當中,要突圍,多樣化的嘗試是少不了的,其中就有不少成功的案例,也對產業現有格局進行沖擊。
從進化論來說,強者未必是在演變過程中能活下來,能夠適應環境者才是,臺灣企業下滑得快,其實就是步轉變慢的問題。大陸企業在學習之余,也要發揮自身靈活、適應性強的特點。大陸企業反超臺灣自行車廠商在短期內不會發生,不過目前這個差距在不斷縮小。

千里達

共享單車—危與機并存的風口

美騎:共享單車訂單爆發讓很多工廠都超負荷運營,這方面的需求會不會影響到千里達自身運動自行車板塊的產能?
梁董:從短期來說,這個影響是存在的,因為共享單車的需求大大超出公司預期,現有產能滿足不了。不過,千里達堅持的宗旨就是不管利益有多大,還是以原有的運動自行車為主營業務,用新增產能來生產共享單車。
千里達目前也努力增擴充產能來滿足共享單車訂單,這也是民營企業的應對能力的體現。
美騎:千里達是否擔憂共享單車熱度下降導致產能過剩?
梁董:這個不是擔憂而是必然事件,既然知道有風險,企業就要有預案去應對。千里達在擴充產能前已做好規劃,將共享單車可能造成的損害壓制在可控范圍內。每購置一臺新機械,都會設計好它的多個可能性,如果共享單車訂單大幅下滑,它可以用于生產海外訂單。
美騎:共享單車制造是典型的OEM生產,它對企業的貢獻,除了利潤外,還有什么?
梁董:共享單車也需要設計,廠商可以參與當中,如廣受好評的MOBIKE LITE,就是千里達主導設計的,它投入使用后得到認可,也是對千里達的一種肯定。
第二方面,共享單車訂單對質量穩定性、規?;?、精益生產(持續改進的生產方法)等方面都有很高要求,千里達在生產過程中能夠提升自己的技術和管理水平,共享單車雖然造價低,但整個項目下來并不簡單。
美騎:在共享單車這項潮流上面,運營者大多有互聯網背景,自行車廠商更多扮演者生產者的角色,廠商后續能不能占據更重要的位置?
梁董:這個是很多廠商思考過的,但是做生意術有專攻,各賺各的錢也是不錯,巨額的訂單也能帶來可觀的利潤。
當然,有一些廠商也嘗試運營層面,但經營維度不同,實際執行的人并不多。傳統行業從業者人脈關系有局限性,所以邁向互聯網會力不從心。

千里達

中國自行車走向世界的好時機

美騎:您在多個場合都強調現在是中國自行車品牌走向世界的最佳時候,千里達希望成為這個趨勢的排頭兵,千里達怎么經營海外市場?
梁董:千里達在印度、俄羅斯、伊朗、菲律賓等國設立多家工廠,另外還設立多個分銷機構,幫助建立消費渠道和完善售后服務。千里達也會和其他運動品牌展開合作,做推廣,提高品牌在當地消費者的影響力。當然,贊助消費所在國的騎行車隊或者國家隊也是少不了的措施。
美騎:千里達走出去,主打發展中國家市場,免不了競爭,你的優勢是什么?
梁董:海外市場,中國自行車廠商的競爭對手有兩類——歐美傳統大牌和當地原有品牌。和歐美大牌的競爭中,千里達的設計、質量和它們差距在縮小,我們有價格優勢,并積極和當地文化結合,不高高在上,使當地市場更容易接受千里達。與當地品牌競爭中,產品設計、質量穩定性上千里達都有明顯優勢,如對整車實施5年保質的承諾,都是當地品牌難以做到的。
美騎:千里達不斷強調自身的國際化,那么國際市場是不是已變得比國內市場還要重要?
梁董:兩者都是不可或缺的,就目前來說,國內市場是一片競爭慘烈的紅海,而國外有著更多的機會,情況會更樂觀一些。千里達現在的品牌號召力和歐美品牌還是有差距,所以主攻金磚五國、一帶一路沿線等經濟穩健的發展中國家。

千里達

美騎:近期看到千里達在廣州珠江新城設立辦公室,從工廠走到城市中心區,千里達在此有什么布局?您認為中國自行車企業在經營上是否有更大的野心?
梁董:這出于吸引高素質人才的需求,給他們提供更好的辦公環境。珠江新城辦公室主要服務品牌推廣部門,還有互聯網+等部分使用,這些都是千里達后續的重大發展方向。求新、求變是歷史發展的必然,不僅是千里達和自行車,是所有行業的必修課。
從訪問中,梁董表現出一個老自行車行業人的沉穩和干練,另外也勇于挑戰過去的經營模式,特別是對年輕人的接納和尊重值得稱贊。傳統企業要保持活力,特別是跟上互聯網的潮流,眼界更為開闊的年輕人應該走向前臺,但并非所有自行車企業第一代都能有足夠的魄力去放權,尊重年輕人的決定。
梁董不斷強調一個企業要找到屬于自己的定位,并非所有企業都求大、求全,但是有一個企業能夠積極革新自己、擁抱新潮流,走向世界,也給中國自行車行業樹立了一個例子,自行車可以有更寬的路子可以走。


(本文轉自美騎網)
国产精品亚洲综合网